2008年3月5日 星期三

火鍋使用者經驗

以火鍋經驗來詮釋「簡單」,似乎有點天真。然而,前田約翰(John Maeda)先生說的「簡單」學,絕不是「單調」或「匱乏」。或許,是要在人類極端複雜的行為當中,找尋簡單共通的模式(pattern),來熬煮如同火鍋般豐足的內容。

火鍋是懶人的水陸大餐,舉凡豬肉、羊肉、牛肉、鮮蝦、蛤仔、玉米、青菜、白菜、芋頭、豆腐、金針菇、豬血膏、貢丸、蛋餃盡可以溶於一鍋高湯,烹煮出類比式的感動,饕客可以任由味蕾肆意切分味覺頻譜,反芻大蒜與沙茶的餘味芳香與湯汁豐富的層次。三五好友閒話家常時,完全不用為吃相和滿桌的蝦殼擔心,也不用勞心去算計湯汁中的幾何碎形。感覺不用打檔,在合理的模式下,按直覺混搭拼貼,不一定會讓事情變得很複雜,但是肯定得更加用心。

後現代建築大師范裘利(Robert Venturi)說: "Less is bored." ,乙醬覺得"Simplicity won't be bored."。「簡單」也可以很「滿足」。

2 則留言:

Melissa 提到...

火鍋本有『團員』之意,讓材料們在鍋裡團員,切磋碰撞彼此的滋味,與桌邊人的團員話家常,其經驗豈不更形相得益彰?

乙醬 提到...

是啊,我也是這樣覺得。這樣的碰撞在溫暖友善的空間中發生,這就是空間中的模式語言。就火鍋本身來說,也是一樣的。